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科技前沿 >

31省份上半年GDP数据出炉,19省份入围“万亿俱乐部”,广东、江

发布日期:2020-08-04 13:49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红茹 | 北京报道

截至7月28日,31省份今年上半年主要经济指标全部出炉。从GDP总量和GDP增速来看,虽然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但是在一系列政策作用下,中国经济正在稳步复苏。

从GDP总量看,31省份中,广东GDP绝对量稳居第一,有6个省份超过两万亿元,19个省份超过一万亿元。

而从GDP增速看,16省份上半年GDP增速已经由负转正,大多数是西部欠发达省份,其中增速超过3%的有2个省份,分别是西藏(5.1%)、新疆(3.3%)。

19个省份进入“万亿俱乐部”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上半年,GDP总量超一万亿元的省份共有19个,分别是: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四川、福建、湖南、安徽、湖北、上海、河北、北京、陕西、江西、重庆、辽宁、云南、广西。

其中,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四川6个省份的GDP在上半年超过两万亿元,这个排名相比去年上半年没有变化,6个省份依然稳居第一梯队。

西部省份中,云南和广西表现比较突出。

其中,云南今年上半年GDP为11129.77亿元,同比增幅为0.5%。

在业内看来,云南上半年经济之所以表现亮眼,与大规模基建投资有一定关系。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财政审计研究室主任汪德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为确保实现今年的目标任务,在确保疫情防控到位的前提下,今年上半年多个地方密集推出了重大项目投资计划,其中基建投资是重要部分,项目涵盖高速公路、高铁、能源等领域,如云南在实施“四个一百”重点项目和“补短板、增动力”省级重点前期项目计划的基础上,提出实施基础设施“双十”重大工程,总投资约3.6万亿元。除此之外,医疗、养老领域也成为基建投资布局的重点。

不仅云南,同属西部省份的广西,在今年上半年的比拼中,也交出了靓丽答卷。

广西今年上半年GDP总量也突破了1万亿元,达到10206.04亿元,同比增幅为0.8%。

对于广西上半年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广西统计局给出的解释是:农业生产总体平稳,生猪存栏恢复增长;工业生产持续回升,高技术制造业比重提高;服务业增速由负转正,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较快增长,固定资产投资恢复增长,高技术产业投资加快等多重因素。

GDP总量广东拔头筹

就经济总量而言,尽管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各地经济增长在上半年承受了不小的压力,但传统经济大省继续领跑。

广东上半年以49234.20亿元居于全国首位,江苏以46722.92亿元紧随其后,全国排名第二;山东以33025.8亿元排名第三。东部这三大沿海省份继续稳坐“前三把交椅”。

对比2019年上半年经济总量,《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发现,排名前六的位次没有变化,依然是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四川。但是这6个省的经济发展参差不齐,表现在GDP增速上,江苏、浙江、四川是正增长,广东、山东、河南3省则同比下降,分别下降了2.5%、0.2%和0.3%。

相比之下,广东降幅最大。汪德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广东经济对出口依赖较大,上半年受全球疫情日益严重等因素的影响,全球贸易大幅下滑,广东经济承受压力较大。同时广东是一个外地用工人数比较大的省份,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人员流动受到一定的限制,部分工厂返工受到影响。反应到经济指标上,第二产业、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货物进出口总额等一些指标目前仍处下降区间。鉴于当前国际疫情依然在蔓延扩散,虽然当前出口明显好于预期,但下半年的出口压力依然较大,广东经济恢复依然面临较大压力。

GDP增速前十名中,西部省份占七个席位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并未给出全国GDP增速的具体指标,但是从31个省份上半年的GDP增速看,16省份已经由负转正,而且大多数是西部欠发达省份。

由负转正的这16个省份分别是:西藏(5.1%)、新疆(3.3%)、贵州(1.5%)、甘肃(1.5%)、湖南(1.3%)、宁夏(1.3%)、青海(1.0%)、江西(0.9%)、江苏(0.9%)、重庆(0.8%)、广西(0.8%)、安徽(0.7%)、四川(0.6%)、浙江(0.5%)、福建(0.5%)、云南(0.5%)。

不仅如此,在GDP增速排名前十的省份中,西部的表现可圈可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发现,除了湖南、江西和江苏之外,西部占据7个席位,西藏、新疆、贵州、甘肃、宁夏、青海、重庆、广西(贵州、甘肃并列第三)均位列其中。

西部省份在上半年之所以表现抢眼,在汪德华看来,是在经过20年的西部大开发,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扶持西部地区发展的政策,西部也承接了多项产业转移,这些因素都会促进西部经济快速发展,促使我国的区域格局发生重大变化。

“尤其是5月18日出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意味着西部大开发将进入一个新阶段。这对于解决西部地区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与东部地区发展差距问题,都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汪德华说。

责编 | 吕江涛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Power by DedeCms